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E线关注>正文

贵阳市破解拆违难题—— 严打腐败“利益链” 立法严防“一阵风”

发布时间2014-11-17 10:58:05     来源:

    市政工程延伸到哪里,违法建设现象就会蔓延到哪里……通过贵阳网的网上调查,记者发现,市民对违法"种房"这一严重阻碍经济社会协调发展的“毒瘤”极为关注,记者为此进行了走访。

    记者调查:利益驱使不法人员盯上“拆迁地”

    目击地点一:观山湖区金源社区上麦村二牛寨

    来到观山湖区金源社区上麦村二牛寨,村寨中人烟荒芜,寨子中的建筑也已成为一堆废墟。很难想象,几个月前,这里就像城市的街道一样,满街均是不曾营业的“商业门面”。

    既然是门面,为何不营业?记者通过了解获悉,二牛寨区域是贵阳市域快铁、贵阳西客站等重大建设项目的所在地,这里将是未来繁华的交通、商业“旱码头”。几年前,当地一些不法人员与外来人员得知这一消息后,以“突击”的方式大肆修建违法建筑,试图套取国家征拆补偿款。

    “以前,这里的房子最低的都有二、三层,最高的有六层,好多都是加盖的,楼下几乎都是门面。但是门面都是卷帘门锁着的,没有几家正常营业。”隔壁村的童大爷已经在这一片租房居住了五年,他说,好多房子都是在这两年才加盖的。

    “只要能得到征拆补偿款,几乎是稳赚不赔。”上麦村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村民告诉记者,违法建设人员在加盖房屋时,使用的是低价劣质产品,加盖房子的材料也是越便宜越好,只要在拆迁之前抓紧盖起来就行。

    这位村民还告诉记者,其实,修建违法建筑是让少数人获得了非法利益,损害了多数人的共同利益。所以,当地得大部分村民是支持城管人员拆违的。

    去年下半年,经过精细部署,观山湖区控拆指挥部组织拆违队伍,对二牛寨的15栋违法建筑实施拆除,拆除面积达2万多平方米。

    目击地点二:白云区沙文镇扁山村

    沿着210国道,记者一行很容易就找到了位于白云区沙文镇的扁山村。扁山村与修文县毗邻,紧邻210国道和贵遵高速公路,交通优势明显。

    “听说这里要建红湖老年公寓,一些人就打起了主意。”扁山村一位村民告诉记者。在村民的指引下,记者来到了沙田水库下游的改林组。放眼望去,改林组就像一个城中村,在他前方不远处,一栋栋高楼拔地而起,而改林组似乎随时都将面临着重生和蜕变。在水库两岸,记者看到了一堆又一堆的建筑废墟。据了解,几个月前,这些废墟曾是数十栋三、四层楼高的违法建筑。

    据介绍,这10栋违章建筑位于白云区大健康城片区,违建者的目的是为了套取国家征收赔款。“这些房屋材质差,施工简陋,无人居住,安全隐患很大。”一位在本地生活了几十年的村民告诉记者,这些违法建筑中,有些建成的时间还不到一年,而且,几乎是一夜之间就“冒”了出来。

    去年下半年,白云区依法对沙文镇扁山村改林组10栋违章建筑进行强制拆除,拆除面积共计7350余平方米。

    目击地点三:花溪区石板镇茨凹村

    花溪区石板镇的交通可谓四通八达, 贵阳市绕城高速公路南环线穿过石板镇可通往贵阳龙洞堡国际机场,中广线(中曹司——广顺)、花清线(花溪——清镇)贯穿全镇,贵昆铁路穿境而过,境内有石板哨、天河潭2个火车停靠站,交通极其方便快捷,不仅如此,全省大型建材批发市场、农产品批发市场等项目也落户石板镇。

    而位于石板镇的茨凹村也因贵安大道的开通,迎来了新一轮的发展空间。走进茨凹村一栋四层楼的违法建筑内,记者并没有发现有人居住的痕迹。“听说花溪要建成文化旅游创新区,茨凹村又在贵安大道的路边,地理位置这么好,一些人都想靠‘种房’来‘捞’一把。”一位村民悄悄的告诉记者。

    贵阳市城管局执法处处长、市打击违法建设专项行动指挥部办公室的刘健介绍,受利益驱使,一旦出现新的市政工程建设、城市规划、道路修建等情况时,当地总有一些不法人员乘虚而入,伙同外来人员进行违法建设。

    去年下半年,花溪区依法对石板镇茨凹村的9栋违法建筑进行强制拆除,并对位于茨凹村的一家制砖厂违建厂房进行了拆除,10处违法建筑共计29600平米被依法拆除。

    

    政府声音

    纪委:严打党员干部、国家工作人员违法“种房”

    2014年5月5日,市委、市政府召开控违拆违工作现场会暨“转作风、抓反腐”专题会。会议要求,要突出重点,通过从“拆房”向“查人”这一转变,向违法“种房”行为宣战。

    “获取拆迁补偿款要通过多项审核,除了不能被认定为违章建筑,还要有建筑确权。”市城管局有关人士告诉记者。看似多重审核,可为何仍有大量拆迁补偿款被违章建筑轻松套取?贵阳市纪委、市监察局监察机关办案人员告诉记者,关键在于一些基层干部、国家工作人员利用手中职权,为不法人员层层造假“庇护”。这其中, 主要涉及了四类群体,一是村干部即村支书、村主任、村民小组长,二是乡镇的分管领导,三是城管部门,四是房屋征收管理局审核部门和征收公司。

    “为了遏制党员干部违法‘种房’这一现象,市纪委、市监察局于去年2月下发《市纪委、市监察局关于全市市、县、乡、村四级党员干部、国家工作人员参与违法“种房”“三禁止”的通知》,禁止本人及配偶、子女违法“种房”或以入股等形式参与违法“种房”;禁止利用职权或职务影响,参与或帮助他人违法“种房”;禁止购买违法“种房”建筑物。”贵阳市纪委、市监察局负责此项工作的负责人介绍到,对违法“种房”现象,既要“拆房”更要“查人”,还要“追责”,严打“种房”背后党员、干部充当“保护伞”行为,斩断违法“种房”的黑色利益链。

    根据市纪委、市纪委监察局的有关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全市已查处党员、干部参与、支持纵容、收受贿赂等违法“种房”案件91件97人,并通过媒体通报等渠道,公布了“种房”典型案例33期66起,尤其是查办了一批大案窝案,在全市形成了有力震慑。

    城管: “人”“事”并举 效果明显

    城管人员眼中,拆违控违工作一直是 “老大难”问题。

    “受利益驱使,一些违法‘种房’者在拆违过程中常常会暴力抗法,或者采取自伤自残等手段阻碍执法。”刘健认为,除此以外,按照现行法律法规,拆违控违工作要查处直至拆除违法建筑需要履行的法律手续期限太长,不利于及时制止此类违法行为,提高打击效率。

    和以往相比,刘健认为,这次拆违控违工作找准了重点,形成了合力。“全市以落实党员干部、国家工作人员参与违法‘种房’‘三禁止’专项行动违切入点,采取纪委管‘人’,设在城管局的全市打击违法建设专项行动指挥部办公室管‘事’的方法,有效遏制住了违法‘种房’腐败的源头,令城管的拆违工作得以有效开展”。

    据刘健介绍,全市控违拆违工作现场会暨“转作风、抓反腐”专题会以后,市城管局(全市打击违法建设专项行动指挥部办公室)紧密组织召开多次办公会议,对违法建设调查摸底等工作进行了安排部署。并经过统筹,加大了对违法建筑的拆除力度。据统计,去年,贵阳市共拆除各类违法建筑9392户、面积414.4万平方米,管控违法建筑4803户、面积141万平方米。

    破题

    完善法制 长效治“违”

    在采访过程中,很多部门认为,控违拆违工作不能只是“一阵风”,要取得长久性胜利,建立城市管理长效机制是关键。

    在全市打击违法建设指挥部办公室,刘健向记者出示了一份又一份规章制度和决定,“这是市人大出台的《关于加强城乡违法建筑整治工作的决定》,内容涉及加快推进农房确权、审批、档案管理等相关制度建设;市政府办公厅出台的《进一步规范农村房屋规划建设管理的若干措施(试行)》,他对农村每户房屋建设宅基地面积和建筑面积作出了具体规定;市纪委、市监察局下发的《关于进一步落实主体责任严明纪律要求的通知》,要求各区(市、县)委书记要加强领导、认真研究、亲自部署、督促落实;市法制局已制定《关于加强防控和查处违法“种房”涉及相关制度建设的实施方案》,目的是以强化源头治理、遏制违法‘种房’为目标,提出了对进一步建立健全有关征地补偿、农房建设审批、农房确权、农房档案管理和控违拆违等多个制度框架。

    “这里只是一部分法规和制度,其他的还在修改和完善。”刘健感慨地说,不到半年的时间,各单位部门积极应对,谋划和出台一系列可行性强的法规和制度极其不易,这也体现部门齐心,势将拆违控违专项工作进行到底的决心和信心。

    (本报记者)

责任编辑:盛超

【关闭窗口】【返回顶部】【打印文章】

我要提问
律师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