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民情传声机>正文

爱心为匙伴回归 “妈妈”陪走禁毒路 ——贵阳市花溪区“阳光妈妈”志愿者协会工作侧记

发布时间2015-11-16 14:50:18     来源:民情E点通

    “吸毒人员既是违法者,也是受害者和‘病人’,我们花溪阳光就业家园有责任帮助他们。”今年71岁的黄永绂,作为贵阳市花溪区“阳光妈妈”志愿者协会会长,坦露了自己作为禁毒志愿者的心路历程。

    2012年初,贵阳市花溪区开展“阳光工程”建设,挂牌成立了集“生理脱毒、身心康复、就业安置、融入社会”四位一体的社区戒毒康复人员集中就业安置基地——花溪阳光就业家园。黄永绂和另一位发起人黄萏仙毅然走进家园,参与了“阳光工程”的建设。

    戒备变为关爱 “公益达人”专职“阳光妈妈”

    在做阳光妈妈以前,黄永绂对吸毒人员保持一种戒备状态,避而远之。在她眼里,他们是身体瘦弱、表情木讷、情绪不稳、言语粗俗的一个群体,和他们打交道有一定的危险性。可6年前的一次公益活动,使黄永绂了解到吸毒人员也是毒品的受害者,是“病人”,更需要社会各界给予特殊的帮助,从此她便走上了帮助戒毒康复人员回归家庭和社会之路。

    其实,今年71岁的黄永绂在1995年退休后就一直从事公益活动,是一名名副其实的“公益达人”。由于对吸毒人员的不好印象,她一直没有涉足禁毒公益领域,但6年前的一次公益活动彻底改变了她的看法。

    2009年,黄永绂在参加一次公益禁毒活动时,认识了花溪区阳光就业家园的心理咨询师李萌,对吸毒人员有了更多的了解,并与戒毒康复人员第一次进行了近距离的接触。2011年,她和李萌在三江农场接出一名戒毒康复人员后,这名戒毒人员不到半年就因为复吸毒品,最终在注射毒品时葬送了自己年轻的生命。“看到一个年轻鲜活的生命因为毒品就这样消逝,我真的很痛心。”黄永绂说,“也就是从那时起,我才意识到,他们更需要社会的关爱和监管,帮助他们摆脱毒品的控制。”

    2012年5月,花溪阳光就业家园正式揭牌成立。黄永绂毅然辞去了那些她热爱的社会工作,来到阳光家园帮助戒毒康复人员。

    有家就有妈 有妈才是家

    “阳光妈妈”是阳光家园戒毒康复人员对志愿者们的亲切称呼,在花溪区阳光就业家园燕楼基地,这样一支志愿者队伍由400余人组成。他们有三分之二是女性,成员的平均年龄68岁,最大的已经85岁高龄。这支队伍里既有著名的书画家、舞蹈家、声乐家、主持人、记者,也有普普通通的退休工人和个体户、大学生,甚至还有戒毒康复人员的亲生母亲和年仅5岁的孩子。

    “有家就有妈,有妈才是家。”黄永绂说,很多吸毒人员因为沾染毒瘾被家庭放弃,“他们叫我‘黄妈妈’,是因为我们的集体就像一个大家庭一样,能给他们带去温暖。”

    到阳光家园开展志愿工作后,黄永绂从一名母亲的角度出发,主动提出了成立阳光妈妈志愿者团队的想法,并在家园负责人的大力支持下,经花溪区禁毒委和民政局批复同意,于2013年11月办理了注册登记手续。

    “不只是我,阳光妈妈们都把戒毒康复人员当做自己的孩子一样关爱,以激发他们对于生活的信念,帮助他们回归家庭和社会。”黄永绂说,正是这种“妈妈”般的爱,戒毒康复人员才会被她们的真诚所打动,努力配合治疗。在“妈妈”们的感召和推动下,阳光妈妈志愿者团队从最初的几个人、几十个人,目前已经成为拥有450多人的志愿者队伍,并且在不断发展壮大中。

    两近两帮扶两认同 爱是打开心门的钥匙

    自2012年加入阳光就业家园以来,黄永绂与其他志愿者们协助政府帮扶戒毒康复人员树立自尊、自信,回归家庭、回归社会,探索出“两近两帮扶两认同”的工作模式。“走近、帮扶、认同,就是针对戒毒康复人员,走近他们身边、走近他们心里,开展个人帮扶和家庭帮扶,取得员工认同和社会认同。”黄永绂说。

    作为“阳光妈妈”,4年来,黄永绂和志愿者们风雨无阻地陪着戒毒康复人员一起从事生产劳动,还会组织书法和绘画人士到家园与员工开展联谊活动,帮助他们学习书法和绘画。“妈妈”们都充分发挥自己的特长,帮助关爱戒毒康复人员,使他们拥有一个更充盈的内心。

    “妈妈们非常关心我们,总是鼓励我们重拾信心,回归社会。”在阳光家园燕楼基地的解毒康复人员贾某说,2012年,他从戒毒所出来,在阳光妈妈的帮助下在基地找到了珠石加工的工作,“刚出来时,自己也不知道能做什么,是‘妈妈’带我来到基地进行培训,让我有了一技之长。”在基地有了稳定的工作后,他就再也没有碰过毒品,因为业务熟练,他还升任珠石加工组的组长。

    在黄永绂和志愿者们的帮助下,很多戒毒康复人员不仅摆脱了对毒品的依赖,还实现了创业,有的还在她的帮助下建立了家庭。如今,黄永绂和其他“阳光妈妈”们已经成为了戒毒康复人员最信赖的倾诉对象,4年来,志愿者们帮扶救助戒毒康复人员200余人次,定期走访戒毒康复人员家庭,帮助他们化解矛盾。

    “我做这些不图什么,就是想在老了的时候,坐在火炉旁边,能有一个电话打过来说‘老妈,最近还好吗?’,我就很满足了。”黄永绂说。

    (贵阳网记者 盛超)

责任编辑:盛超

【关闭窗口】【返回顶部】【打印文章】

我要提问
律师在线